網站公告:
聊城市東方金信特種鋼有限公司專門生產經營各種耐熱、耐磨、耐腐蝕特種鋼鑄件及各種特種鋼制品,其系列特種鋼產品以穩定優良的品質和一流的服務享譽全國各地,并遠銷美國、加拿大等國。 我公司系國電公司首批電…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服務熱線

關于我們
產品分類

聊城市東方金信特種鋼有限公司

聯系人:張典范 先生 (總經理)
移動電話: 18769518118
地  址:中國 山東 聊城市 聊城東昌西路71號
郵  編:252000
公司主頁:http://www.tqamk.com

當前位置:首頁 >  > 站長博客站長博客

苦中取樂的童年

  我在娘肚子里住到足月后遲遲不面世,都以為是個妖怪。父親勸說:秦始皇12個月才下生,這個孩子可能不平凡呢。結果足足12個月我才在漢高祖劉邦的故鄉——江蘇沛縣文廟鄉芳村落地。母親因擔驚受怕加上產后受風進行搶救,就把我丟在了一邊。幾天后母親好些了才顧上照看我,而我只是哭鬧,怎么回事呢?換尿布時方知臍帶處生了一窩蛆。再看小腦袋吧,睡扁了,馬上矯正吧,可怎么能矯正得過來呢(直到現在頭還有些偏)。從此便抱起來了,再也沒睡下。父親四十有子,自然是百般疼愛,有好吃的都是優待我。父親在10多里外的中心學校開會天色已晚,老師們看到牛肉館牛肉出鍋了都買著吃,父親也買,但自己不舍得吃,包好趕回家趕快把睡著的我叫醒,牛肉還是熱的。父親當時是學校的教導主任,在外開會時別人給一顆糖塊,那時很稀罕,剛含在口里,一扭頭趕快吐出來,包好給我留著。我的食欲也驚人,兩歲時就能吃下一條2斤重的活魚。父親學識淵博,更加注意對我的培養,據說3歲時已認不少字,能讀報紙了。常在學校里跑著玩,長得像個銀娃娃,人見人愛,是個最可愛的小人兒,正在上學的有個叫榮的大姐還給我做了一雙繡花鞋。(直到95年我和榮姐還有通信往來)

   我五歲那年一家5口輾轉半個月回到祖籍——大張家鄉寨里里村。本來有房子住,但我的大娘(我父親的前妻)排擠我母親不讓住。母親比我父親小18歲,性格剛強,為了我們姐弟,寧死不出走,一家5口就寄住在一個本家閑置的夏不遮雨冬不御寒的大半間破房子里。我父親因檔案關系一直沒有轉來,先是到鄉里幫忙,后是在農業中學代課,工作不穩定,收入沒指望。那時正趕上連年大災荒,黨和政府號召全國人民勒緊腰帶還蘇聯貸款,生活特別清苦。別人家多少還有點家底,而我家上無片瓦,下無立足之地。鄰居家存放的陳年地瓜葉子吃光了,陳放了三年的老白菜幫子吃光了,地里苦澀的芝麻葉子吃光了,樹葉子也吃光了,吃樹皮…..那年時冬臘月天,母親帶了我八歲的姐姐到五里外的凍地里去翻落下的胡蘿卜,三齒撅頭一撅一個痕,幾撅不見坑,就那樣刨回些小胡蘿卜連纓子煮熟吃,后來把鄰居的撅頭齒都折斷了。居家艱苦度日,F在想想真是可笑,在那樣的困境下,不懂事的我還老埋怨娘不會做飯,嫌娘做的飯越來越不好吃,母親哭笑不得。更有甚者,6歲那年競在比我大7歲的遠房哥哥的教唆下將家里的全部積蓄——2元錢偷出去買了鞭炮、糖果等,第二天案子就破了,我理所當然的結結實實的挨了一頓揍,順藤摸瓜,追回贓款1元。

   母親性格剛強,凡事考慮周全,處事公道,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每逢過年過節,母親總是叫我到大娘的家磕頭,幫掃地、打水等干些雜活(那時打水要到離家半里多路的露天大井里用桶提水,通常一個村也就一口井)。因為她對我母親不好,我不愿去,母親總是勸說我去,有時是逼我去(現在想來,母親的用意還是想讓我能吃到一頓飽飯)。全村的人都稱贊我母親寬宏大量,了不起。有一年臘月二十九日,母親仍催9歲的我去干活,我從上午一直忙到天黑。因為是做年飯,我的任務主要是燒火,眼看著一籠籠饅頭、包子、花糕出籠,打我記事起就沒記得吃過這些好東西,很是饞人,但大娘就沒說話,我也不敢說要!直到最后一鍋黑白花卷出鍋了,大娘才大聲招呼我“稱熱快吃著走吧!比o我一個讓我出了門。我不舍得吃,咬了兩口就拿回家,因為還有小妹妹呢。此后的幾年多里,無論母親怎么催我去,我硬著頭皮再也不踩大娘家的門。

   出外討飯是因為家里實在沒有了生路。我母親是寧可餓死也不開口借的性格。母親每天帶著我九歲的姐姐天還不亮就出村了,趕到十多里外的村莊去討飯,往往是跑了幾個或十幾個村莊,討回些整個或者半個的窩頭、餅子,因不愿讓本村人知道,天大黑了才悄悄進村。好點的讓我和妹妹吃,剩下了母親才吃。這就成了我家的基本食物來源。有時實在揭不開鍋,我和姐姐就出去搞點創收。我還清楚的記得,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天下著小雨,我姐倆出發了,(我們白天已經偵察好了,老墳地里生產隊的南瓜已經長成,可以充饑了。)我們每人順利的摘了一個南瓜,正準備回家, 猛然一聲喊,誰在那邊!”手電照了過來,“有人來了,”我姐告訴我,(現在想來那時的人們責任心好強。┪覀兝@著墳頭躲藏,壞了,過來了,看瓜的距離我們越來越近,沒處藏了,忽然發現前邊一個墳坑,謝天謝地,我倆迅速跳了進去,伸手一摸,是板。垂撞模┮诎滋,早繞得遠遠的,怕里邊的死人!但這時卻不怕死人怕活人了,很快有人說話,“唉,明明看到人了,怎么沒有了?”“你看錯了”天哪,還兩個人哪?赡芩麄兪桥鹿,就匆匆的走了。我姐倆渾身泥水的跑回家去,一家人兩天的口糧有了。沒辦法啊,要不就要餓死!那兩個人如果健在的話,可能至今也沒解開那天的迷呢。

 

 

   那年我已走進學校。早晨帶點娘蒸好的菜葉或干糧之類來到學校,中午同學們走了,我便偷偷的拿出來吃幾口。時間長了,老師同學們知道了,班主任鄧久粉老師看我可憐,就掉著眼淚,硬把我拉到他那吃他也并不寬裕的伙食,后來在老師的帶動下,同學們都自覺的你拿一個餅子他拿一個窩頭的開始捐助我的伙食,實際上那時老師同學們都不寬裕,但這些恩人們都少吃一口,解囊相助,盡己所有扶危濟困,真是雪中送炭!那時沒有他們的好心資助我家就難于生存下去。每到星期天我也穿上母親用政府救濟的黃布做成的黃軍裝跟著母親或姐姐走出村去討飯,那時我是挺招人喜歡的孩子,又穿著那樣好看的“軍服”,所以那些好心的大娘大嬸都拿出最好的食品給我。我母親出外討飯的消息不脛而走,我的表叔背著一袋胡蘿卜送來了,我的表姑扛著半袋谷子送來了,遠房的二爺把剛蒸好的一筐窩頭送進家等等等等,我母親怎么推辭均無濟于事,“救救孩子,華他娘,這是給孩子的,孩子會給你爭氣的,熬著吧,”我到姑家去,把我的幾個口袋裝滿了餅子,不要不行,邊塞邊哭,“可憐的孩子,可憐的孩子,姑姑也沒有啊”,F在想來那顆顆金子般的心啊,讓我全家感激涕泠。這種生活持續了年余,用我母親的話說,“那是在掙命!”那幾年政府總是把我家列為最困難戶,給予救濟,我所在學校全免我的學費書費?梢哉f沒有好心的人們相幫,沒有黨和政府救助,我們就可能家破人亡,我全家從內心感激政府和幫助過我們的親人們。

   我八歲那年父母省吃儉用蓋起了兩間土坯房,終于有了自己的家。在外人眼里,我是個很乖的孩子,實際上總也淘氣。父親望子成龍,要求嚴格,但有時就是貪玩。一次放學后和小朋友玩撞棒兒——當時農村的孩子沒什么可玩,就把樹條截成一段段的,用小刀削好,往墻上撞和對手比試,誰撞的遠誰贏。被父親捉個正著,少不了屁股上挨幾巴掌。還有一次和堂兄一起作案,偷他家的李子,先由堂兄把他爺爺穩住,由我從背面爬樹去摘... ...口袋裝滿了,一聲口哨響過,堂哥立即撤離,大獲全勝的邊吃邊去上學,總也一次次得手。最后一次被老人發現,人臟俱獲,一傳其中有我,父親大發雷霆,一進家門,那長一米多的高粱秸,如青龍一般在我身上落下,我知道錯了,任憑父親抽打,一連十幾鞭,父親越打越氣,我母親急沖過來擋駕,還陪著挨了兩下。又有一次我的數學考了89分,父親大為光火,一手抽出燒火用的鐵鏟,一手抓住我四個手指,向手心用力拍下,缺1分是打一鏟子的,這是早就規定好的,不過那個滋味真的不好受啊,火辣辣的疼啊,小手很快就變色了,看我疼的難忍,站在旁邊的母親說:我抓住手,你打,一下下響卻不疼了,原來母親把另一只手墊在了我的手上,替我挨了,我父親眼睛近視2100多度,視力差,可能看不清,但這分明是在打我的心!想想父母的苦心,我當時暗暗發誓再也不搗蛋了。長大后我才悟透,我每次挨打父母都在場,都是父親唱白臉,母親唱紅臉,看看到了火候,母親就沖上去打圓場,邊厲聲訓斥我,邊把我拉到一邊,給我擺事實,講道理,做深入細致的思想工作,讓我自己認識錯誤后,再到父親跟前承認錯誤和表達改正的決心(母親沒有文化卻勝有文化)。從此我暗自激勵,發憤讀書,生活越是艱苦越是勤奮學習,煤油燈下、月光下看書、算題,腦子里就是想學習學習學習,立志成為德、知、體全面發展的好學生,立志成為社會主義建設的有用人才。在校年年被評為三好學生,評為全校的模范,小學三年級時學校和我父親商定把我的名字改為典范。我的名字鞭策我處處當模范,事事創一流,做別人不能做的事,吃別人不能吃的苦,干別人干不了的事。幾十年激勵著我奮斗、前進!

   父親的學問在十里八鄉是出了名的,我以父親為驕傲。還是我八歲那年,一天父親遲遲沒回家,我去父親代課的農業中學請父親回家吃飯,離教室好遠就看到教室外面圍了好多人,再近些聽到父親朗朗的講課聲,教室里坐滿了人,時而鴨鵲無聲,時而歡聲沸騰,原來是父親正給同學們講授毛主席詩詞,七律,解放南京:

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

虎踞龍盤今勝夕,天翻地覆慨而慷,

以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講解到西楚霸王項羽擺鴻門宴卻為了虛名放走了劉邦,到后來一敗涂地,霸王別姬,無顏見江東父老,自投巫江而死,力把山兮氣蓋世。騅不離兮...若何若何乃若何。闡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精通古今,知識淵博,高瞻遠矚,窮寇必追,揮師過大江,將革命進行到底的決心和氣魄。師生們聽得入神,早忘記了吃飯,我雖聽父親講過,再次聽來還是特別興奮。下課了,師生們圍在父親周圍問這問那,戀戀不舍,交口稱贊父親講的好、學問大,我也把腦袋挺的高高的。

父親受我祖爺爺的真傳,精通古文,古詩,講起各種歷史典故更是如數家珍。常講起李白斗酒詩百篇,你為身后名,我為眼前酒,攜帶皇上所賜金牌遍訪全國各地,名山大川。成為我心目中最偉大的詩人,講李白小時的故事,讓我懂得只要有恒心,鐵棒磨成針的道理。講孟母三遷的故事,開始和宰豬的屠戶相鄰,小孟軻光學豬叫,孟母遷了家,不久又發現離墳地太近,小孟軻總學著哭死人,孟母又遷到一所學堂旁,不久看到小孟軻天天在學堂窗口聽先生講書,喜上眉梢,孟軻后成儒家的大學問家。幾十次的強調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讓我懂得生存環境對孩子的影響,講漢朝的王進七歲成詩,一次隨父親賣豆腐,看到帶著木枷游街,小王進張口說出:出家又帶枷,知法又犯法,四塊無情板,夾著個大西瓜。老和尚扭頭看看,我聽著如臨奇景;氐郊倚⊥踹M正在掃地,順口說出:凈掃堂前地,看到雞籠子,又說:輕挪籠內雞,他他母親訓他,以后不要作詩了,他順口而出:分明是說話,又說我作詩。小詩仙的雅號傳到京城,皇上親自召見,看到宮中張燈結彩,料定有喜事,皇上一個袖子里露出一個龍,讓小王進為詩,王進張口七字:昨夜宮中降真龍?皇上搖搖頭,另一個袖中又露出一朵紅花,王進又說七字;j九天仙女下九重,皇上說:沒了,王進又是七字:料想宮中留不住,一個太監接話,仍到護城河里了,王進還是七字:翻身跳入水晶宮。還給我們講曹柸逼曹植做七步詩的故事,讓我們兄妹尊長愛幼,親密相處,我們在父親的教誨中成長。

   父親的家教非常嚴格,尊重長輩,絕對服從大人的指揮,理解的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大人說話,要恭敬地聽,不能有絲毫不悅的表示。飯好了,大人不到不準動筷子,這是規矩!笆巢谎,寢不語”吃飯時不準說話,任何時候絕對禁止口出臟字,走路要昂首挺胸,大踏步前進,目不斜視?吹轿矣袝r腳跟擦了地,就訓:看,像個老頭子!如果走在了父親的后面,就說,小伙子怎么跟在老頭子后面?其實父親是在言傳身教,那時已50幾歲,總是昂首闊步,滿懷自信的樣子。遇到什么困難,父親總是豁達樂觀,坦然面對。如果說什么話沒有立即回答,就訓:爹的話就是天,有什么好想的。受訓斥畢竟不是吃糖塊,有時噘嘴,就說,看看你的嘴,能栓個驢。有時會皺眉頭,就訓:子貢言過則喜,受到批評應該感到快樂,因為你有了進步的機會。如果有點不耐煩,說一聲“知道了“,就訓:“咿咿”之聲音顏色,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在嚴父慈母的訓導下逐年長大.

   那年,家里實在供養不起兩個學生,姐姐自告奮勇的退學了,為了生計,父母決定接受堂叔的要求給堂叔家推碾子碾米。當時農村把谷子脫皮成小米是用石碾,一般是碾三遍,第一遍碾出六成米,第二遍碾出八、九成米,第三遍就全是金黃的小米了。開始我家把碾出的米如數交給堂叔,自己把糠留下,細糠吃,粗糠賣,一家人有糠吃了,一家的生活總算有了轉機,我們對堂叔感激不盡,是堂叔救了我們一家。后來細心的父母把準備碾的谷子秤一秤,碾出米后再秤一秤,才知道每10斤米可以碾出7.5斤米,好谷子可以碾出7.8斤米,這時才知道碾米是可以積少增多的,我家和堂叔的關系就像舊社會的財主和雇工的關系一樣,明白了這個道理,父母用自己的和借來的谷子做起了自己的換米生意。堂叔家用驢拉,我家是人推,就叫推碾子,用堂叔家的碾子要在堂叔不用的時候才行,多數是晚上,一般要推上半夜,這樣也好,我白天上學,晚上可以參加推碾子,一般情遷的故事,下父母親、我、姐姐推一段時間后,父親就回家休息,母親帶我們繼續推,因為第二天父親必須用車推著碾的小米四處下鄉換回谷子來。那時最打怯的就是熬夜了,我和母親推,姐姐用繩子在前邊拉,我們還小,有時推著推著就睡著了,這樣就只有母親自己推了,在前邊拉碾子的姐姐有時悃了一下子撞到墻上,驚醒后繼續拉,每到這時母親就讓停下來,叫我們驚驚悃蟲,但母親是不打瞌睡的,抽這個時間搖風車,把碾出的帶谷糠的米用扇車分開,然后把我們叫醒繼續推。上半夜還好些,挺一挺過去了,要是下半夜,母親叫我們起床時,甭提那個難受了,好想睡啊,但是現在想想那時的母親呢,就更累了,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十歲、八歲的孩子推那大石碾子,孩子能有多少力氣,只是放屁添風而已,就是以自己為主的把100幾十斤谷子變成米,要推、要扇、要搬上卸下,用獨輪車推出推回,超強度勞作!何況凡是合口點的,都先讓父親和我們幾個吃,自己吃不到肚里,穿不到身上。

   每天天蒙蒙亮,父親用手推車推著頭一天晚上碾的米已經來到十多里外的村莊,開始換米,即把米換回谷子,如對方要7斤米就拿10斤谷子來換。他們用谷子換米,圖方便;我家換回谷子再碾出來,一是可以得到谷糠,粗糠可以賣錢,細糠可以吃,二是可以把多余的米再換回谷子,這樣就像滾雪球,日積月累,手中的谷子越來越多,給一家人的生活也就逐步活起來。一直堅持到1966年。每到星期天,我就跟著父親出發了,父親先是教我在曠野里放開喉嚨喊,繼而到村里也由我喊,10歲左右的小學生,高喊一聲“換-米-否-”不多時,宏亮的小嗓門招來了陸陸續續的換米的,有裹著小腳的老太太,一般是兩手端著一簸箕谷子,晃晃的來了,有大姑娘小媳婦,大都是提著一圓子谷子哈哈大笑著來了,那些小于我及年齡相仿的小孩跑來,則純碎是看稀奇的,我一開始還臉紅,后來就不怕了,膽子大了,聲音更宏亮了,換米的也就多了,每在這時,父親總是有情緒高漲,歡聲笑語。

 

 

   在我們家,父親是我家的主席,把關定向,大事決策。母親是總理,內政外交,精打細算。父親是個豁達樂觀的人,。在最困那的時候,父親的口頭禪就是:“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困難嚇不倒英雄漢”“再苦還能苦過二萬五千里長征”不管是在碾房里,磨道里,還是推車換米的路上,拉車拉堿土的路上,父親的歌喉總是那么高亢響亮——

藍藍的天空白云飄

白云下面馬兒跑

揚起鞭兒響四方

百鳥齊歡笑

要是有人來問我

這是什么地方

我就驕傲的告訴他

這是我們的家鄉

我們的家鄉愛和平

也熱愛家鄉

熱愛我們的新生活

熱愛那*

毛主席呀*哺育我們成長

從東方升起了不落的太陽。

感染和激勵著我們全家在那艱難的歲月里樂觀向上,鼓足勇氣,蔑視困難、戰勝困難,走出泥潭,迎來朝陽。

  我小學畢業那年,文化大革命號角響遍祖國大地,我們的升學也就擱淺,先是大串連,凡是年齡大些的,都響應號召,免費乘車周游全國,凡是年齡大些的,都走出家門,奔向祖國首都北京,然后走遍祖國大地,我們年齡小,就通過看電影、收聽廣播、串連歸來的紅衛兵口述,分享大串聯的快樂。那時看到佩戴毛主席像章的凱旋歸來的紅衛兵,我們就羨慕不已。毛主席像章風靡全國,小的如紐扣,大的如巴掌,銅制的,鉛制的,鋁制的,陶瓷的,夜光的,能得一枚如獲至寶,破四舊、立四新,搗毀三家村黑店,大街上到處是紅衛兵的天下,走街串巷,挨家搜查,一旦發現有四舊的嫌疑,諸如綢緞,佛像,立即拉到大街上燒毀。我是個憨厚有余的孩子,而我的天性是安分厚道,再說年齡小,不喜歡那種風風火火的場面,就離開學校,來到了廣闊的天地,參加生產隊的勞動——掙工分以補貼家用。

   隊長是個復員軍人,在當時的我的心里,那是了不起的,看著那身綠軍裝,真是威武雄壯的很呢,(其實現在想來,他不過是個當了3年兵罷了,連個黨員都不是。)但是隊長沒文化,就特別喜歡我這個喝了點墨水的,我們就產生了感情,我經常跟在他背后,纏著聽解放軍的各種故事,什么隊列了,站姿了,什么槍支了,緊急集合了等等,津津有味,不亦樂乎。趕上收麥子了,我也一樣拿起鐮刀割麥子,我畢竟在學校讀書多,干農活少,譬如割麥吧,就不如常干農活的年齡稍大些的會干。隊長就給我派了個“監察御史”的差,讓我拿著《毛主席語錄》,跟在割麥子的人們后面,看到誰割的不干凈,就在誰后面大聲朗讀毛主席語錄,“珍惜每一個銅板,為著社會主義建設”“要厲行節約”。我真的是鐵面無私,我的父親是教師出身,對農活不在行,加上眼睛近視到2100度,有時麥子和草就分辯不清,一次看到父親割的不干凈,就在父親后面大聲朗讀:“貪污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父親立即回頭,連聲說“我有罪,我有罪”馬上把拉下的麥子收拾干凈。這個辦法真是奏效,整個麥田里既熱火朝天,又干干凈凈,有效地促進了麥收。

上一篇: 茁壯成長的少年 下一篇:暫無信息

聯系人:張經理(手機18769518118)  公司是從事各種耐熱、耐磨、耐腐蝕特種鋼的專業生產廠 


版權所有:聊城市東方金信特種鋼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8-2022 http://www.tqam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7013950號
下面一进一出好爽视频